网上报名-点击进入
        成绩查询-点击进入
        登录
        用户名
        密 码
        验证码


        网上图书馆-点击进入
        报名通道
        重要通知
        轮回下的浮华-第二章 轮回的隔世
        查看点击:197次 2015年3月17日 

          那一年,我已经参加了工作,承担起了抚养小石头的重担。

          那一年,父亲入狱,母亲自杀,家庭突遭变故,众叛亲离。

          那一年,小石头长出了整齐洁白的牙齿,皮肤开始变的光滑洁白;峤惨豢诹骼钠胀ɑ,会操作电脑,学习成绩喜人。

          毕业后的我在一家大型的摄影楼当摄影师,影楼的老板是我的学长阿林。阿林留着一头乌黑的长发,特长是人物的肖像,不管从外表还是从作品,他都是一个十足的艺术家。

          我和他相识了很多年,兴趣也相投,既是朋友也是合作伙伴,目前对我来说工资无所谓足够养活自己就行。

          在一个平静的夜晚,天空空旷透明,繁星可见。来不及任何的防备,父亲在餐桌上被检查机关当着我们全家人的面带走了,领头的大帽子对我和母亲丢下了八个字!叭≈て诩洳蛔继绞!绷舸艘痪浠,父亲就伴随着“乌拉乌拉”的警车声一起消失在了夜幕中。

          我和小石头完全被眼前的情景给怔住了,甚至都不知道父亲为了何事被公安机关带走的。

          母亲很安静的关好了门,对我和小石头讲道,“你们不用担心,你父亲没事,肯定是搞错了,我们做的是正规生意,没有犯法!

          “这没有犯法怎么就从家里抓走了呀?”我忍不住问道。

          “我去问问怎么回事,你们两个先吃饭,我等下就回来!蹦盖谆厣砣×耸痔岚懦鋈チ。

          “哎——”我都甚至来不及叫住她。

          “行了,哥,你去也解决不了问题!毙∈芬话牙∽急钙鹕碜烦鋈サ奈。

          第二天早上母亲才回到家,我和石磊睡意朦胧的在沙发上看着她一如既往的祈祷,然后精心的打扮和梳洗。

          她做完这一切,把我叫到门口,对我说,“好好照顾她!”又对小石头说,“好好听哥的话!惫赜诟盖,她一句也没有说,我也没来得及问出口。她去了公司之后,签署了所有父亲要处理的文件,召开了董事会议。

          在中午的时候,她很从容的从二十八层的高楼一跃而下,像只折断了翅膀的天鹅,在坚硬的瓷砖上摔了四分五裂。接着周围一阵哀嚎,我知道那是她去往天堂的声音。

          那期间,我仿佛置身在一个永远也无法醒来的噩梦中,浑浑噩噩的处理完母亲的丧事之后,父亲依然杳无音讯。我的两次探视都被挡回。也不知道父亲有没有知道这个消息,如果知道了他会怎样,二十几年和母亲相敬如宾的生活,突如其来的离别的会让父亲疯掉吗,我不敢去想,也不愿意去想。

          公司解散,财产冻结。银行和检察机关的人像一群狗一样蹲守在我和小石头的周围,只允许我们带走属于我们自己的东西,说白了就是衣服,裤子,袜子,鞋子。再就是小石头的书和我送给她的维尼熊。

          我想去拿我厚重的笔记本电脑,但银行的那条狗却抢先一步贴上了封条,他有些示威的看着我,我懒的理他的嘲讽和嚣张。一旁的小石头很安静的整理着自己的东西,甚至看都没有看过旁边的人一眼。

          我们搬出了豪华的公寓,住进了大冲的城中村,因为银行卡被冻结,我能用的只有手上拿着的一点可怜工资。

          晚上我和小石头坐在客厅的椅子上看着一团乱麻的东西叹气。一室一厅,看起来那么的拥挤那么的局促和那么的不安。

          小石头说,“哥,你住房,我住厅!”

          我摸着她的头说,“你要学习的,你住房,我住厅!”

          她用可怜巴巴的眼神看着我,说,“我不读书了,我去挣钱救爸爸!”

          我有些无力的笑道,“爸爸是钱救不出来的,你要好好的上学,哥以后养着你!”

          她不在说话,开始整理屋子。

          家里很简单,一张床,一个小衣柜,一张小沙发,一个小电视。卫生间没有热水器,煤气自己用罐装,厨房只能供一个人使用,窗户上没有窗帘,上面贴着上家租户贴的报纸。

          我对小石头说,“你先收拾屋子,我去买些东西!”

          我在楼下的小卖铺买了几包方便面,买个酒精炉,买了一根热得快,一个暖瓶,一个盆,两条毛巾,两支牙刷,一条牙膏,最后买了一台风扇。再次回到家,家里面已经变的井然有序,小石头昂着一脸灰尘的脸很自豪的向我展示着自己的收拾才华。

          我“参观”完后,用开水瓶接了自来水,然后用热得快烧开。在此期间,我用冷水洗了个澡,洗完澡出来的时候小石头已经用开水泡好了面。这个只属于我和她的第一次晚餐,吃的过分的简单且悲凉。

          小石头洗完澡早早的睡了,我坐在沙发上久久不能入睡。我知道小石头也没有睡着,因为那床一动就会吱吱的响,在一夜的吱吱声中,我坐在沙发上迎接了我和小石头第一次黎明。

          日子在苦,终究要过。

          现在住的地方离小石头上学的位置要转一次车,很少坐公共交通的我,也不得不加入了这个庞大的人群行列。在人缝中,小石头挤过来对我说,“哥,以后不用送我了,我自己可以上学!”

          我把石磊送进校门的时候,又塞给了她一些零钱和生活费,然后叮嘱了几次回家的注意事项,才把简陋的钥匙放入了她的书包中。目送她进入校园后,再次转车去我上班的地方。

          我到达摄影楼的时候,已经满头大汗一身狼狈。阿林似乎知道我这个点才会来,他在门口直接等着我,然后拉着我进入了办公室。他直截了当的对我说,“你家里的事情我都知道了!”

          我点点头,说了句,“谢谢关心!”

          阿林说,“石头,记住我们是朋友!有什么事情都可以找我,我说的是不管什么事情!”他说的很诚恳,也很动情。

          我也不客气的回道,“给我加点工资吧,现在我要供我妹妹上学,还得交房租水电什么的!”

          阿林见我也不跟他客气,也没有过多的说什么,直接打了个电话给财务,每个月分给我公司红利的百分之二十。

          此刻我对于阿林的援助,我没有拒绝,因为现在的我真的需要钱。虽然这样有些不地道,但是现实如此崇高的道德换不回柴米油盐。

          做完这些,阿林就把我外派到了一家广告公司做驻地摄影师。在影楼工作,时间固定,有大把的时间休息。但广告公司却完全不同,它不会去管摄影师有没有时间,它在乎的是模特和明星有没有档期,所以在广告公司上班,没日没夜是经常的事,但对于现在的我来说,钱很重要,时间也很重要。但我有深深的知道,这两点不能兼得。阿林毕竟也是生意人,我拿什么样的工资就得做什么样的事情,这我也不能怪他。

          折腾完这一切,检察院的传票也到了我手上。我看着那张白纸上**裸的写着“金融诈骗”四个大字,一刹那我终于清楚了我已经失去了所有的后路。父亲的一个朋友来找我,他说耽误之急是找律师?墒俏蚁衷谀睦锘褂星デ肼墒δ。他说,你可以去试试法律援助这条路。我记得他的企业是父亲一手扶持起来的,现在他却来逼着我去找法律援助。我该埋怨他么?不,我应该谢谢他,谢谢他来告诉我,我还有一条路可以走。

          我怀着无比的勇气走进去律师税务所的时候,钱馨予正在门口的法律援助的位置上发呆。我有些胆怯、有些惶恐的跟她说了我父亲的案子。那时的一切我现在已经记不清楚了,依稀只记得钱馨予在听我诉说的时候,她不停的用下面的牙齿去咬上嘴唇,或者用上面的牙齿咬下嘴唇。

          其实我对父亲的案子所知甚少,钱馨予听完我的话对我说,“一般的经济诈骗一旦确认后就很难辩护出什么实际效果来,再说你父亲的事情应该是板上钉钉了,所以很难有减刑的机会。但我会尽全力去帮你做好这件事!

          我说,“您尽力就好,我已经不奢求什么好结果了!”

          钱馨予用手拍了拍我的肩膀,说道,“没事,既然你来找我,虽说是援助,但我一定会尽力!”说完在我的手心里写下了她的电话。

          我问道,“您确定不要钱?”

          钱馨予一脸的天真,“嗯,我真的不要你的钱!”

          那天晚上,我买了一张单人床放在客厅,又买了一些做饭和洗澡的东西放到了厨房。然后对小石头说,“我以后估计要很晚才能回来,你放学后自己买东西吃,太晚了就先睡觉!”

          小石头说,“哥,不管多晚,我都会等你回来了在睡觉的!”

          我摸着她的头,轻声的责备道,“傻丫头!”

          时间飞逝,父亲的案子在三个月之后终于开庭。在旁听席上,我看到了一头白发的父亲。原本健壮的身体变的异常的消瘦。他看了一眼我和小石头,有些苦涩的摇了摇头,接着安静的坐到了被告席上。

          小石头在旁白轻声的抽泣道,“哥,爸爸会不会判死刑?

          我低声道,“不会的!爸爸不会死的!”

          整个审判过程我就像是做了个浑浑噩噩的梦,法官,原告,被告,证人说的话我一句也没有听清楚,一直到最后几个字,“犯罪嫌疑人石永生,判入狱八年六个月,没收全部财产。。!

          入狱后的一周,我去了监狱看望父亲。他看着我,久久的憋出了几个字,“不要学我,我对不起你母亲!

          我问道,“知道母亲的事情啦?”

          他点点头,再次长久的不说话。

          我说道,“事情既然发生了,您就不要老想这些事情了。您这样子,母亲知道了也难受。我和石磊很好,您在里面好好表现,争取早些出来!”

          父亲淡淡的笑了,对我说,“好好的活,没事不要过来看我。我见了你们难受!”

          辞别的父亲,我去影楼找阿林喝酒。阿林从酒柜中取出了他珍藏多年的好酒。我已忘记自己喝了多少,只记得阿林喝醉了搂着我的肩膀用怪腔怪调唱道,“酒啊逢知己啊千杯少啊,莫啊使金樽啊空对月啊。。!

          满身酒气的我回到家后,把等我的小石头吓了一跳。我躺在沙发上,她替我用毛巾擦掉我嘴边的脏污,然后又帮我擦着有些脏的脸。她温柔的动作,亲昵的话语,在那昏黄的灯影下我仿佛看到了自己的母亲。我搂着她开始嚎啕大哭,眼泪和鼻涕沾满她的衣服,她就那样安静的搂着我,直到我彻底的睡着。

          第二天醒来,我已经完全忘记了昨晚的一切,小石头也早早的去上学了。桌上有她煮好的早餐和一张纸条,纸条上的字柔美而清香,“哥,喝点白粥吧,以后不要喝酒了,小石头!

          那一年,是公元二零零五年,那一年我二十五岁,小石头十三岁。

          本书首发来自17K小说网,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!

        亲,您还没登录噢,马上登录 or 注册


        合作链接:
        版权所有:宿州音乐学院继续教育网
        地  址:宿州市埇桥区松楼路94号
        邮  编:234000
        灵璧校区地址:宿州市灵璧县丰岭路145号
        邮 编:234000
        办公电话:(0557) 365495782 (灵璧校区:0557-365485625)
        传真电话:(0557) 954625871
        E-mail :swuxueyong@swuxueyong.com
        灵璧校区:宿州市灵璧县丰岭路145号
        邮 编:234200
        联系电话:(0557) 758745913
        473| 10| 886| 932| 912| 788| 516| 66| 481| 469| 506| 455| 322| 422| 749| 189| 174| 919| 277| 516| 831| 219| 337| 718| 724| 793| 224| 520| 8| 213| 164| 372| 87| 552| 67| 187| 698| 939| 54| 428| 736| 426|